一般来讲,一个国家都会有一个民族占大多数。民族主义有点像「老乡见老乡」,是用一种先天的纽带来快速地团结——甚至可以是绑架一部分人。

民族主义当然最好是一点都不要,但适时的时候可以作为政治工具迅速地团结大部分的民心——但需要注意的是,一旦民族主义渲染过度,宣传机器很可能会失去对民族主义情绪的控制(国家意志被极端的思想带跑可不是一件好事),人民自下而上地逼迫国家作出惨无人道的行径。

当然纳粹好像希特勒自己就是狂热的反犹太主义者,其不受控是自顶而下的不受控。

所以结合美国现任总统川普的言论与主张,三种可能:一是美国已经到了需要民族主义才能团结人民的境地;二是川普是精明的商人,他只是想当总统并且还想连任,除了遏制中国也没想干其它啥事情;三是川普就是当代希特勒,他是为了白人至上而白人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