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都有一个「毛病」,就是想了解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,这样心里才有底。古人就把这一「毛病」的经典表现概括出来了,就是「宁可信其有而不可信其无」。但「宁信其有」的所谓「理论」、「道理」,有时候只是经验主义的妄言,甚至是某个个人连基于经验都不是的妄想(知乎是堆放这类理论的垃圾堆)。如果人轻信了这些所谓「理论」,自认为了解世界的运转了,面对问题一通胡乱解释、胡乱预测、胡乱行动,事实上是比「无知」更可怕的——因为一个人其实很难无知者无畏的,无知一般会让一个人对他面对的东西抱有一种敬畏之心,从而迫使他走一步看一步,小心翼翼地和世界周旋,而不是像「错知者」一样,自以为是地在错误的道路上一往无前。